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國風秦韻13:固本養元有正氣塤樂古音傳大道

2019-06-21 09:54:58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網聞博報
點擊:   評論: (查看)

  時兮命兮,今夕何夕?過了芒種,便是夏至。中國民間歌謠:“春雨驚春清谷天,夏滿芒夏暑相連。秋處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說到“神農氏嘗百草教民稼穡”,新新人類似乎都覺得有些老土。不過,民以食為天,誰又能忘了農耕文明的二十四節氣?

  明代文學家吳承恩在《西游記》開篇第一回里,曾引用了宋代易學家邵雍的詩作《冬至吟》。該詩原文:“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玄酒味方淡,大音聲正希。此方如不信,更請問庖犧。”這里的庖犧,就是指“三皇之首”的伏羲氏。

  據《史記》載,太史公曰:“唯唯,否否,不然。余聞之先人曰:‘伏羲至純厚,作《易》八卦。堯舜之盛,《尚書》載之,禮樂作焉。湯武之隆,詩人歌之。《春秋》采善貶惡,推三代之德,褒周室,非獨刺譏而已也。’漢興以來,至明天子,獲符瑞,封禪,改正朔易服色,受命于穆清,澤流罔極。海外殊俗,重譯款塞,請來獻見者不可勝道。臣下百官力誦圣德,猶不能宣盡其意。且士賢能而不用,有國者之恥。主上明圣而德不布聞,有司之過也。且余嘗掌其官,廢明圣盛德不載,滅功臣世家賢大夫之業不述,墮先人所言,罪莫大焉。余所謂述故事,整齊其世傳,非所謂作也。而君比之于《春秋》,謬矣!”

  把這段文言文翻譯成現代白話文,大意就是,太史公說:“對,對!哦,不對,不對,不是這樣!我曾經從先父那里聽說:‘伏羲最純樸厚道,他創作了《周易》中的八卦。唐堯、虞舜時代的盛世景象,《尚書》上都有記載,由此就有了禮樂文化。商湯和周武王時期的禮樂文化興隆昌盛,古人在《詩經》里就有《頌》歌吟詠。孔子用“春秋筆法”貶惡揚善,推崇夏、商、周三代的圣德仁政,頌揚周朝奴隸制小康社會“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級禮法制度,當然不完全是秉書直言的抨擊和譏諷。’自從漢朝建立以來,直到當今的英明天子,捕獲了祥瑞之兆的白麟,上泰山祭祀了天帝,又改正了歷法,更換了車馬和服飾顏色。他受命于三清天宮的玉皇大帝,仁政恩澤遠布普天之下。海外八荒風俗各異的蠻夷之族,也都爭先恐后通過幾重翻譯請求開關通商,并且帶著朝貢的禮品排隊等候拜見大漢天子。這些事情,說也說不完。雖然大臣百官都在盡力歌頌天子的圣明功德,卻還是不能把其中的重大意義闡述透徹。更何況,如果熟讀詩書的賢能學士不被任用,這就是君主的恥辱。而君王圣明的仁德如果不能傳播到四面八方,這就是史官的罪過。既然我曾經做過太史令,如果不能詳細記載當今圣明天子空前絕后的仁政功德,又隱沒了諸侯王公大臣豪門世家的光輝事跡,徹底辜負了先父生前的殷勤囑托,那就沒有比這更大的罪過了。我這里所言記述過去的事情和整理民間傳說,也不是個人原創著作。如果看官們把拙作與孔子“繩春秋”相提并論,那就大錯特錯了!”

  卻說當年孔子“刪詩書繩春秋”,都是以“克己復禮”為初心的“采善貶惡”。此便是,符合周朝奴隸制小康社會“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級禮法制度者,就是“圣德仁義之善”。反之,就肯定是“不仁不義之惡”。此所謂“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的“禮樂教化”,就自然衍生出了“漢承秦制”而“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有漢必有奸”。孔子“修正歷史”的智慧創造,也已經被后來的《竹書記年》考古研究不斷“實錘”。當然,我們不能把原始共產主義大同社會上古文明史的失傳,完全歸罪于孔子一個人。不過,“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的等級禮教“禮樂文化”,卻客觀導致了“陽春白雪”與“下里巴人”的文化撕裂,進而導致了原始共產主義大同社會“塤樂文化”的傳承中斷。對此,孔子宣揚“克己復禮”的“禮樂文化”,肯定是“功不可沒”!

  至于漢武帝時期蠻夷之族爭先恐后請求開關通商,則應直接歸功于“漢匈之戰”的“張騫通西域”。不過,從漢高祖劉邦“化干戈為玉帛”的“漢匈和親”開關通商,直到“絲綢之路”世界貿易大發展的“萬國來朝”,會不會導致“舍本逐末重商抑農”的虛擬經濟貨幣泡沫危機?特別是私有化商業化小農經濟一盤散沙的鷸蚌相爭窩里斗,又會不會導致三國兩晉南北朝的“五胡亂華”民族災難?這個問題,也早已經有了“師夷長技以制夷”屢戰屢敗的歷史答案。

  撫今追昔,從“禮樂文化”的“獨尊儒術”,直至拜物主義和拜金主義的“技術崇拜”洋迷信,中國人需要總結的歷史經驗教訓,確實是“請來獻見者不可勝道”!

  所謂“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空空色色有無相生循環往復,由來就是盈滿則虧物極必反的“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沒有隨時間變化的動感節奏,就不會有寒來暑往的二十四節氣。陰陽五行相生相克,原本就蘊含著宇宙世界的自然節律。“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同聲相合同氣相求,我們還是要“問道于老子”。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

  這段話的大意是,真正大仁大愛的善舉,就好像水一樣。水是生命之源,它善于滋養萬物而不爭利,原意停留在眾人都不喜歡去的低洼地方,所以與道最為相似。因此,真正大智大慧大仁大愛的人,都是最善于選擇所居之地,最善于使自己保持內心深沉平靜,最善于給周圍人提供無私的友愛和幫助,最善于建立誠信使人沒有虛偽欺詐之憂,最善于治國理政使天下同享公平安寧,最善于用人所長使大家各盡所能,最善于判斷天下大勢和把握自身行動的時機。正因為不與天下人爭利,所以也就不會留下任何私怨私恨。

  然而,自從“黃帝戰蚩尤”和“堯舜禹之變”的“夏禹傳子家天下”開始,再經“湯武革命”的“打倒君王做君王”勝王敗寇改朝換代,直至形成周朝奴隸制小康社會“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級禮法制度,又怎能不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此所謂群雄爭霸“禮崩樂壞”的天下興亡周期律,難道不都是“化干戈為玉帛”的“天下熙熙皆為利來”?特別是從“民主法治”的古希臘奴隸制商業城邦和斯巴達商業軍國主義神話時代以來,私有化商業化拜金主義“紙牌屋游戲”的貿易戰爭“春秋無義戰”,也還不是叢林法則經濟食物鏈的自私自利弱肉強食“獸之道”?

  由此可見,知識精英牛鬼蛇神兩面人的“道可道非常道”,皆是利欲熏心娛樂至死“不知常妄作兇”的“盜亦有道”。追根溯源,返樸歸真。只有從“禮樂文化”回歸“塤樂文化”,我們才會猛然發現,中國最古老的吹奏樂器陶塤,正是傳遞著道法自然法則“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的“天籟之音”。

  幸運的是,20世紀八十年代,在距今七千年前的西安半坡村遺址中考古發現了陶塤。由此,便引發了“塤樂文化”復興的熱潮。從這“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古塤樂中,我們就能依稀感悟原始共產主義大同社會“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的“元氣正音”。

  網聞博報注意到,2017年6月19日晚,2017碑林美食購物節閉幕式——《絲路暢想·魅力碑林》大型民族交響音樂會在南門甕城精彩上演。在這場文化盛宴上,“陜西群眾塤文化領軍人物”黃建軍組建的“三學凈土百人塤樂團”,身穿漢服在現場用陶塤演繹了樂曲《我和你》、《歌唱祖國》,由此創造了塤樂演奏的人數規模之最。

  俗話說,兩人為從,三人為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陜西民間自發推動“塤樂文化”傳承與復興的文化自覺,更讓我們看到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

  更多精彩,請搜索關注網聞博報微信公眾號

相關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