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莫言仇恨的是土地嗎?

2019-06-23 10:03:3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劉同塵
點擊:   評論: (查看)

  ——評莫言談《生死疲勞》之九

  “莫言以親身經歷談土地與農民關系的轉變”的第五段:

  “我這一代農民跟土地的關系是仇恨的關系,我們付出這么多勞動還是半饑半飽。到了80年代,對土地政策進行了調整,人民公社解體了,也就羞羞答答證明了我們人民公社事業的失敗。改革開放當然這跟土地改革是不一樣的,有本質的區別,土地改革就是私有化,土地就是我的私有財產。這次是把土地的使用權歸給農民,可以在幾十年之內使用這個土地,但是就這樣的改革也極大的解放了農民,重新喚起了農民對土地的熱情。”

  這一段,莫言說了四句話,我們分別評論。先評第一句。

  “莫言以親身經歷談土地與農民關系的轉變”的第四段說:“等到我自己參加勞動的時候,就是人民公社的生產小隊,我覺得我跟土地是沒有任何的感情”。

  言猶未盡,到第五段,他對集體土地的感情升級了——成為“仇恨的關系”了!

  莫言:你只能說你自己“跟土地的關系是仇恨的關系”了,無權代表“這一代”。

  所謂“我這一代農民”,就是五十后的農民,如果這一代農民都像你一樣仇恨集體的土地,請問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有今天嗎?

  土地改革改變了莫言家的富裕生活,讓他“付出這么多勞動還是半饑半飽”。如果沒有共產黨領導農民進行土地改革,莫言祖輩的富裕生活,代代相傳,莫言不會到集體的地里勞動,更不會半饑半飽。

  共產黨不但進行了土地改革,改變了土地封建地主所有制,還把土地轉變為集體所有制,這不能不讓莫言仇恨!

  共產黨為什么要把土地私有制轉變為集體所有制?

  《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

  1952年,黨中央按照毛澤東同志的建議,提出了過渡時期的總路線:要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內,逐步實現國家的社會主義工業化,并逐步實現國家對農業、對手工業和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這個總路線反映了歷史的必然性。

  我國個體農民,特別是在土地改革中新獲得土地而缺少其他生產資料的貧農下中農,為了避免重新借高利貸甚至典讓和出賣土地,產生兩極分化,為了發展生產,興修水利,抗御自然災害,采用農業機械和其他新技術,確有走互助合作道路的要求。隨著工業化的發展,一方面對農產品的需要日益增大,一方面對農業技術改造的支援日益增強,這也是促進個體農業向合作化方向發展的一個動力。

  在過渡時期中,我們黨創造性地開辟了一條適合中國特點的社會主義改造的道路。……對個體農業,我們遵循自愿互利、典型示范和國家幫助的原則,創造了從臨時互助組和常年互助組,發展到半社會主義性質的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再發展到社會主義性質的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的過渡形式。……到1956年,全國絕大部分地區基本上完成了對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整個來說,在一個幾億人口的大國中比較順利地實現了如此復雜、困難和深刻的社會變革,促進了工農業和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這的確是偉大的歷史性勝利。

  ——這是我們黨對歷史的總結。共產黨把農民領上合作化道路,是復雜、困難和深刻的社會變革。

  莫言1976年應征參軍,1979年參加共產黨,《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發表于1981年。《決議》在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中傳達學習,難道你莫言對《決議》一無所知嗎?

  莫言寫作是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起步,是在《決議》發表之后。他應該知道實現生產資料公有制,是復雜、困難和深刻的社會變革。然而,他寫《生死疲勞》,談《生死疲勞》,卻與《決議》精神大相徑庭。這是令人深思的。

  習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

  “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結合起來,創立了毛澤東思想,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經過長期浴血奮斗,完成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成功實現了中國歷史上最深刻最偉大的社會變革,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

  這是習總書記對我們黨歷史的總結。

  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核心的不朽功績,就是成功實現了中國歷史上最深刻最偉大的社會變革,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

  土地改革和確立生產資料公有制,是最深刻最偉大的社會變革,是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的核心內容。

  不進行土地改革,不確立生產資料公有制,就沒有中國的發展,就沒有中國的進步,就沒有中華民族的復興,更實現不了共產主義。

  莫言寫的《生死疲勞》,談的《生死疲勞》,恰恰是對土地改革和生產資料公有制的攻擊、誹謗和否定!

  莫言仇恨的是土地嗎?

  2019年6月15日星期六

相關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