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2019-06-23 10:39:52  來源:察網  作者:鹿野
點擊:   評論: (查看)

  近日來,一位著名編劇所寫的文章《日本的劇作家憤怒了,拍桌子質問中國電影人》引發了廣泛的關注。文中指出,日本文藝界當中左翼是占主流的,甚至經常批評中國文藝界不夠左:

  【我們中國劇作家跟日本劇作家協會有一個長期的交流,而有一次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他們帶了幾個影片來在那放,就在北京理工大學。……其中一個片子叫《天堂來信》,演過寅次郎的男演員渥美清,在這個片子里演一個郵遞員,負責給陣亡的家屬送陣亡通知單,這是講二戰的。

  然后,我們中國的電影人看了電影反倒不斷地說,這個片子不錯,很好,表現了人性,超越了政治,超越了民族的界限,是屬于全人類的。

  突然,日本的劇作家就憤怒了,拍桌子,不光是一個劇作家,而是一群劇作家就這樣站起來,他們說這個電影只寫了日本是受害方,卻沒寫它是加害方,你們還覺得不錯?】

  有些朋友對此感到疑惑:這種情況是真的嗎?怎么和我們平時了解的日本日益右傾化等信息大相徑庭呢?筆者在這里就個人了解的情況簡單談一談這個問題。

  應該說,所謂左翼的定義不同,范圍就有很大的區別。如果要是把認為應該反對戰爭,維護和平的人都算作“左翼”,那么日本文藝界過去持這種態度的人絕對是主流,即使今天也不少。但是如果要是把認為應該推翻資本主義體制,建立社會主義社會的人士視作“左翼”,那么持這種觀點的人在日本文藝界從來沒有占據過主流,而且在近年來日本右傾化的大趨勢下處境更是日益艱難,不得不步步后退。

  眾所周知,日本文藝界當中最發達的領域就是動漫。為了讓朋友們更加清楚的了解這個問題,在這里筆者就以我們很熟悉的幾部動漫作品的改編情況為例,讓大家看一看這兩種“左翼”有什么區別。

  

 

  年長一點的人應該都還記得,大概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吧,中國引進了一部日本70年代的動漫《小飛龍》(又名《海王子》)。這是由日本的“漫畫之神”手冢治蟲原著,著名動畫導演,后來曾經創作過高達系列的富野由悠季執導的。主人公阿鐘手中的飛龍神劍和給波賽頓族傳遞信息的水母那“阿鐘,阿鐘來了”的獨特聲音給一代人的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年早些時候手冢治蟲逝世30周年時,被提到最多的便是這部動畫。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但是,只要對照一下手冢治蟲的漫畫原著,我們就會發現富野由悠季改編動畫時在很多方面篡改了手冢治蟲的思想。

  手冢治蟲的漫畫原著一開頭就辛辣的諷刺了當時日本當局對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的鎮壓。在原著當中,撿到阿鐘的并不是動畫片那個老爺爺,而是一個不愿涉及政治的年輕學生。他把阿鐘當做自己的弟弟,為了養活阿鐘去東京打工。結果沒有想到,給他介紹工作的同學其實是詐騙團伙的成員,提前騙走了預支給他半年的工資。一怒之下,他殺死了那個騙子。結果卻被日本財閥操縱的媒體說成是“抗議日美安保條約的學生暴動,殺死無辜民眾”: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后來,阿鐘的哥哥因為躲避警察的追捕被統治海洋的波塞頓族賣作了奴隸。阿鐘在調查當中發現,波塞頓族不僅統治了海洋,而且是操控日本財閥的幕后黑手。不可一世的日本財閥在波塞頓族面前也仍然不過是奴隸般的地位,并且奉波塞頓族之命犯下了種種罪行。于是他便下定了決心,要與這個邪惡的波塞頓族戰斗到底。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在漫畫的結尾,阿鐘以生命為代價推翻了邪惡的波賽頓族,但是統治日本的財閥們卻仍然存在,很多罪惡行為仍然沒有消失,所以阿鐘的后人仍然需要繼續戰斗下去……

  不難看出,漫畫原著雖然沒有點名,但是影射的意味其實是相當明顯的。操控日本財閥的“波塞頓族”自然就是自居“海洋文明領導者”的美國資本集團。手冢治蟲畫這部漫畫的意思其實就是呼吁人們先推翻美國資本對日本的控制實現民族獨立,然后再推翻統治日本的財閥們建立一個社會主義的新日本。

  而看過動畫片的人應該都知道,在富野由悠季所改編的動畫當中,不僅把這些有著明確現實指向的內容全部刪去了,還在結尾當中增加了“波賽頓族的先人實際是被阿鐘的先人所殺害的”的內容,以表達創作者“一切戰爭都是毫無意義的相互報復與殺戮”的思想。

  我們能說富野由悠季是右派嗎?顯然不能。他改編之后的作品同樣是主張反對戰爭,擁護和平的。但是,如果比起手冢治蟲原著當中“不要抽象的反對一切戰爭,而是要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戰爭,支持社會主義的人民革命戰爭”這種思想來看,的確是右的太多了。

  

 

  當然,90后,00后或者更年輕的人可能沒有看過《小飛龍》。那我們就再說一個今年新出的作品——《多羅羅》。這也是根據手冢治蟲漫畫改編的一部作品。但是由于今天日本的右傾化更加嚴重,所以其和原著的思想發生的變化幅度甚至較之《小飛龍》有過之而無不及。

  看過這部漫畫原著的人都知道,創作于1967年的《多羅羅》核心思想就是4個大字——階級斗爭。其主要內容是:主人公百鬼丸的父親作為武士集團等剝削階級的代表,為了稱霸天下的私欲,把自己的兒子獻祭給鬼神,從而取得了鬼神的支持,當上了統治全日本的大將軍。失去了眾多器官的百鬼丸和女扮男裝的大盜多羅羅一起,領導不滿其父親統治的農民等廣大勞動人民,掀起了轟轟烈烈的革命斗爭,最終推翻了父親的殘暴統治。(以下為漫畫的開頭和結尾)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從上面的簡介當中不難看出,《多羅羅》這部漫畫主要說明了兩個道理,一個是廣大勞動人民終將實現當家作主,剝削階級即使是有“鬼神的庇佑”,也逃脫不了滅亡的命運。第二個是,決定一個人偉大與卑劣的并不是其出身,而是階級立場的選擇。同樣,血緣親情在階級利益面前其實也是可以被超越的,“親不親,階級分”才是真正的現實。這無疑是符合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原則的。

  遺憾的是,在今年新出的動畫片當中,已經把這些內容進行了“魔改”:宣稱在獻祭以前廣大人民已經活不下去了,把百鬼丸的父親獻祭自己兒子的目的從讓鬼神輔佐自己爭霸改成了讓鬼神幫忙把在死亡線上掙扎的廣大百姓解救出來,百鬼丸和多羅羅的反抗則變成了捍衛“不能為廣大人民犧牲個別人”的個人自由主義觀念。這,簡直和漫畫原著弘揚的思想截然相反了。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但是,我們也不能說改編之后的動畫《多羅羅》代表的就是右派。看過動畫的朋友都知道,其中仍然有很大的篇幅濃墨重彩的描繪了戰爭所帶來的苦難,表達了創作人員反對戰爭,維護和平的一貫主張。在今天的日本,其仍然可以算得上是“左翼”的,也比《鬼滅之刃》等大多數新創的漫畫強多了。只不過,這已經是一種去掉了階級分析與人民革命的“無害化左翼”了,沒有也不可能動搖日本的資本主義統治,更不能說符合馬克思主義的要求。

  

 

  再用我們最為熟悉的《哆啦a夢》為例子,看一下日本這些年來的右傾化情況吧。

  《哆啦a夢》系列當中,影響最大的一篇是《大雄與鐵人兵團》。1986年的電影和漫畫原著主要內容是,地球人類誕生以前,銀河另一端有一群文明的人類因為過度競爭,“任性、貪心”等個人主義泛濫而滅亡了。在滅亡前夕,一個科學家想制造出機器人的理想國,可是由于在機器人的腦中仍然加上了“競爭本能”,結果卻導致這個機器人王國再次走上了滅亡的老路。最后,靜香和莉露露用時光機穿越時空,把機器人祖先腦中的“競爭本能”改為了合作互助與相互關愛,從而重新書寫了歷史,讓罪惡的鐵人兵團變成了天堂般的理想國……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鹿野:日本的文藝界真的很“左”嗎?

  我們可以看出,《大雄與鐵人兵團》表面上是批判的是機器人,其實批判的是現實當中的資本主義等剝削制度。藤子不二雄等創作者實際上等于在說,主張過度競爭,弱肉強食的資本主義社會必然會走向滅亡,哪怕是改成機器人,如果奉行資本主義原則,也不可逃脫這一條規律,只有建立在合作互助基礎上的社會主義才能夠長期可持續的發展下去。

  然而,在2011所重置的《大雄與鐵人兵團》電影和小說當中,較之1986年的版本做出了兩項重要改動。一條是把86年版本當中反復提及的“要把機器人王國變成一個天堂般的社會”改成了“要把機器人王國變成一個像現在地球一樣的天堂般的社會”,另一條則是把原著當中那個外星人類文明滅亡的原因由過度競爭和個人主義泛濫改為由于建成了社會主義公有制,“失去進取心”才滅亡的:

  【“競爭本能如果向著錯誤的方向,便會出現踐踏弱者,尊崇強者的弱肉強食的社會------那不是我追求的天國。”

  “博士您既然那么清楚......為什么還要加強它們的競爭本能呢?”

  “我的故鄉,以建設烏托邦為目標,卻腐敗了。最開始時一切都很美好,人們懷著崇高的理想,建成了人人平等,公平地分配財富的星球。但不知何時起,人們失去了進取心,不再發展了。多么諷刺,理想竟會使人類墮落。”

  《大雄與鐵人兵團》小說版

  https://bbs.saraba1st.com/2b/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58649

  也就是說,新版本的《大雄和鐵人兵團》已經放棄了對于社會主義前景的追求,只是希望能夠維持現實的資本主義體制,不要推行新自由主義的改革進一步強化競爭,最多再加上一點心靈雞湯就可以了。

  但是,我們也不能說新版本的《大雄和鐵人兵團》就是右翼。相反,從這些藤子不二雄弟子“不僅要反對侵略戰爭,而且要反對當前日本政府所推行的進一步強化弱肉強食的新自由主義改革”的觀念來看,即使在今天的日本左翼文藝界人士當中,他們也算是偏左的。只不過他們比自己的老師已經退步了太多,和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更是徹底分道揚鑣了。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在近年來日本日益右傾化的大背景下,不僅原先堅持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文藝界人士紛紛放棄了推翻資本主義的目標,改為了反對戰爭,維護和平的“無害化左翼”,原先就不大贊成馬克思主義,僅僅主張反對戰爭,維護和平的人,也進一步向右轉了。

  像本文前面所提到過的,曾經創作過《小飛龍》動畫和高達系列的著名導演富野由悠季就是一個典型。其雖然因為反戰被許多人視為日本文藝界左翼人士的代表之一,但是在近年來接受的一次采訪中卻表示,文藝作品應該去政治化,日本發動二戰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要盲目的反對:

  【曾經日本也是如此,也有過「如果吳市的造船業凋敝,大家都會失業沒有飯吃,說不定這比發動戰爭還要可怕」的民意,我們能夠去指責這個民意嗎?做不到。……而到處都在說的「反戰思想」這個詞包含著「我們為了不進行戰爭該怎么做」的意思,但想來想去這挺難的,同時對于「戰爭中沒有女性」的這個標題的意義也有必要重新思考,總之在進入戰爭的時候,女性的邏輯就完全無用了,女性也不得不成為男性,以男性的邏輯而戰斗,我的祖母一位作為領導者參加大日本婦人會的立派女性,在祖母發表演講的時候,被拍了好看的照片,你能對這個女性說「白癡」嗎,沒法這么簡單的就評價祖母,也不能說祖母就是右翼。

  富野由悠季與片淵須直對談《在這世界的角落》

  http://www.eeyy.com/erci/dmnews/101080.html】

  因此,所謂“日本文藝界左翼占主流”并不代表當下日本文藝界真的符合社會主義的要求。相反,日本進步的文藝界人士始終受到壓制,而且近年來更是受到日本右傾化的影響而步步后退才是事實。

  記得前些年,一位著名的香港學者曾經表示“我在資本主義國家也被視為右翼,可是在大陸竟然被視為極左”。個人認為,或許我們會覺得日本的文藝界很左,其實也并不是因為他們真的太左了,只不過是我們的某些文藝界人士太右了吧。

相關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