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社會

操場埋尸案:家屬稱當年調查受阻 警官稱根本沒參與

2019-06-23 07:36:43  來源:鳳凰網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6月20日,在新晃一中操場的挖掘現場(視頻截圖)

  6月20日0點左右,湖南懷化市新晃一中操場跑道下挖出一具遺骸,疑為該校教工鄧世平。此時,距離鄧世平失蹤已經過去了16年。

  “操場埋尸”案是新晃縣公安局日前破獲的一個涉黑涉惡團伙“案中案”。團伙成員杜少平前不久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拘。警方在審訊偵查過程中,發現其與2003年新晃一中教職工鄧世平失蹤案有重大關聯,隨即對當年參與施工的人員進行重點審查。通過審訊,有兩人分別供述鄧世平已被杜少平殺害,并協助其移尸至新晃一中操場埋尸的事實。

  鄧世平生前最后一項工作,是在新晃一中從事工程質量監督工作,工程質量等事宜皆由他簽字把關。而當時,杜少平則承包了學校的400米跑道工程。據多位知情人透露,在施工過程中,疑似因工程出現偷工減料、虛報工程款的問題,鄧世平拒絕簽字,因而兩人產生矛盾。

  

  ?鄧世平舊照

  失蹤的老師

  收到消息是6月20日下午。鄧世平的弟弟鄧晃平告訴深一度記者,警方挖出遺骸時,他并不在現場,后來接到的警方通知,地點就在鄧世平曾經工作過的學校操場。

  2003年1月22日,鄧世平和往常一樣去新晃一中體育場工地上班,那一天他沒有回家。

  當時,他是新晃一中后勤處的老師,從事工程質量監督工作。在鄧世平家屬所寫的一份材料中稱,鄧世平曾因施工方工程質量不合格,不在驗收單上簽字,得罪了杜少平。而承攬工程的杜少平則是時任新晃一中校長黃炳松的親戚。

  材料中稱,兩人因為工程的問題屢有矛盾。鄧世平曾對新晃一中后山體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未完工時所付的款項有異議,另外,懷化市教育局曾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體育工地經濟問題,杜少平懷疑這封信是鄧世平所寫。因而“杜少平在施工現場曾多次對其他民工說‘鄧世平抓工程質量太厲害,要搞死他’”。

  找不到鄧世平的家人四處打聽,拼湊出一個較為完整的過程。在聲明材料中寫道,2003年1月22日中午11點多,鄧世平、本校教師姚本英以及杜少平在體育工地一處樓房的二樓,商討工程掃尾工作。討論結束之后,姚本英與鄧世平一起下象棋。過了一會兒,一名姓羅的民工在樓下喊姚本英,姚本英于是下樓與羅某見面。

  在新晃一中高中部教師過道門口,羅某對姚本英說:“杜老板(杜少平)要送柑子給你,你自己到市場上去選購。”姚本英不肯去,轉身回辦公室,被羅某阻攔。一番拉扯之后,姚本英返回辦公室,但在辦公室樓下又被杜少平擋住。杜少平說,“下班時間快到了,快回家吃飯去。”姚本英問:“鄧世平呢?”杜少平說:“鄧世平一個人在辦公室烤火。”于是姚本英與杜少平離開了體育場工地。

  這是家屬能拼湊出來的關于鄧世平最后的消息。據材料稱,那一天本來有幾個同事與鄧世平約好中午打麻將。但他們未等到鄧世平。下午兩點半,姚本英、杜少平到辦公室上班時未見鄧世平。

  23日,等了一晚的鄧世平親人四處尋他無果。24日,鄧世平的兒子鄧藍冰和母親一起去學校要求報案。據材料稱,“學校慌稱他們已到公安局報了案。但當鄧世平的妻子25號早晨到公安局、派出所詢問,他們都說沒有學校的報案記錄。”

  鄧世平就這樣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里。很快,操場上施工的土堆就進行了填埋。

  

  ?殺人埋尸的犯罪嫌疑人杜少平

  16年的尋找

  鄧晃平告訴深一度記者,報案之后,兩個月都沒什么進展,因為證據不足,壓根就不能確定鄧世平到底是去世了還是失蹤了。2003年,他的姐姐和母親還跟杜少平接觸過,“他反正就是否認,他的背景在縣里也比較厲害。”鄧晃平說。

  就在家屬尋找的過程中,各種關于鄧世平去向的傳言也紛紛傳開。有人說他離家出走,后來,還有說法稱鄧世平攜款潛逃。這讓家屬無法接受。

  “我們家里知道,當時他拿到工資就馬上交到家里,他不可能走的。”鄧晃平說,從內心里,家人認為他是遇害了。

  16年來,該案一直沒有實質進展。鄧晃平告訴記者,八九年前,有消息傳來,說在外地找到鄧世平了。當時鄧的母親哭得好傷心,但最后證明只是一場空。每年到鄧世平生日時,母親都會給他上香。

  如今鄧母已年過九十,在此次新晃一中挖掘出遺骸之后,鄧晃平沒敢一開始告訴母親,“我怕她又背過去,這次就慢慢地提醒她。但是她還好,就是在那里哭。”

  在家屬的材料中稱, 2003年,懷化市公安局曾指派了新晃籍的警官鄧水生負責此案。當年4月中旬,家屬向鄧警官詢問此案時,鄧水生說:“我們要先掃清外圍,最后才能找杜少平,現在我們還沒有找到鄧世平被害的證據。”2004年2月,家屬又打電話給鄧水生,詢問案件的進展情況,鄧水生說:“我搞了幾十年,第一次碰到這樣難破的案子,要說鄧世平走了呢,又不見他打電話回來,要說他被害,我們又沒看見他的尸體,說不定再過七、八年破獲其他的案件時,會把這個案件帶出來。”

  鄧晃平向記者證實,他的確與母親一起見過鄧水生,他告訴記者,鄧水生與另一名警官是懷化派下來管這件事的,鄧水生還跟他的母親說到了“墻上的血跡”。

  但鄧水生告訴深一度記者,他去新晃是因為另一起兇殺案,在去新晃的現場工作時,遇到鄧母前去報案。鄧母曾是他的小學老師,他才關照過問了一下。“當時我就問了聲,你什么事啊,你找誰啊,他媽媽就說來報案。她就找我,我說你放心,你報了案,公安局一定會查的,查了以后是什么情況他們會告訴你的。”

  鄧水生說,他是法醫鑒定科的,尸體鑒定和現場勘查才是他的工作,調查、偵破與他無關,“實際上公安局當時不能確認他是被殺,縣公安局是開展了工作,并不是作為立案,立案有個規定,沒見到尸體,沒見到什么工具,是不能作為立案的。”

  

  ?當年新晃一中校長黃炳松(右一)

  “直”老師和“圓”校長

  鄧世平老師的失蹤,在新晃一中也引起了巨大的波瀾。在他剛失蹤后,很多老師也參與到幫忙找人的隊伍中。

  李毅(化名)和鄧世平是同學,從60年代起就相識。后來,李毅在新晃一中任教,鄧世平在縣教學儀器廠工作一段時間后,也調進新晃一中。

  “當時聽說經營管理方與施工方有些意見不一。事發第二天我們學校教職工在老師食堂會餐,鄧世平沒來。聽他們后勤的人說,到處找不到,沒發現鄧世平這個人,就這樣知道他失蹤了。”李毅說。

  李毅告訴深一度,以前他就聽后勤的人說過,鄧世平對施工的質量有意見,跟他們理論過。“他沒有理由出走,他50多歲的老師,自己有一份工作,有正式的工資,他怎么能丟開自己的工資、收入就出外面去了?”

  李毅稱,當時很多老師都議論,懷疑鄧世平可能跟施工方發生口角,可能被害了。但不知為何,此事遲遲未能立案,公安一再稱,沒有真憑實據證明鄧世平是被謀害的,等了幾年再找不到,就只能宣布自然死亡。

  在鄧世平失蹤幾個月以后,學校里面又傳出一些流言,說在深圳哪兒有人看到了他。但是誰都沒有見過他。“后來有的人說鄧世平又出走,到南方打工去了,又說又聽到他的電話回來,那都是扯淡的,我們都清楚的很。”另一位姓張的老師告訴深一度。

  新晃一中的老師們對鄧世平的看法類似。在他們眼中,他為人比較正直,工作扎實。“他心直口快,說話也干脆,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說出來,不像一些人明一套暗一套。”李毅說。

  相比較而言,校長黃炳松則圓滑得多。李毅形容黃炳松“做事既要里子又要面子,做事比較圓滑。”據老師們稱,他“上下關系都不錯。”

  張老師告訴記者,黃炳松平常不兇教職工,如果有什么困難,他可能還想點辦法。新晃中學校門沒改造之前,是個小鐵門,以前他跟黃炳松走在門邊時,“我是這么想的,怎么樣他也是校長,我讓他先走,他就說老兄先走,老兄先過。”

  當時,沒有老師將黃炳松校長跟鄧老師失蹤聯系到一起,“可能是他外甥(杜少平)辦的,因為他那么多年是學校黨總支部書記,而且是校長,相信他不會參與這個事,當時我們只是這樣懷疑他外甥瞞著他,不敢想黃校長參與了這個事。”

  據了解,目前杜少平已被警方控制,黃炳松被監視居住。新晃一中的退休老師告訴記者,事情發生之后,黃炳松的微信號仍然活動頻繁,在退休老師的群里發消息,深一度記者試圖電話聯系黃炳松,接電話的男子拒絕接受采訪。

  目前,尸骸已送上級公安機關作司法鑒定,以確認死者身份。

  據新華社報道,懷化市、新晃縣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紀檢監察機關將對杜少平背后的“關系網”和“保護傘”進行深挖,目前已有初步進展。

  記者/楊寶璐張錦羅美涵孫譯蔚

相關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