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轉基因

內蒙轉基因油菜案背景復雜,為何濫種十幾年才查處?

2019-07-10 16:42:20  來源: 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作者:《財新周刊》
點擊:    評論: (查看)

  · 食物主權按 ·

  《財新周刊》今年曝出近十幾年在內蒙古種植了可能有上百萬畝的抗草甘膦轉基因油菜“蒙4”,其源頭很可能來自美國孟山都公司(已被德國拜耳收購)的轉基因油菜品種GT73。雖然我國并沒有批準轉基因油菜商業化種植,但油菜籽落地生根且是異花授粉,也就是說花粉漂移擴散會污染非轉基因品種,加上國內對轉基因作物監管不嚴,所以其泛濫情況可能遠遠超出曝光程度。

  據《農藥市場信息》雜志于2000年報道,發達國家在對利用遺傳因子生物工程技術(GMO)生產的油菜籽研究中,發現了對人體健康有害的物質。另一方面,抗草甘膦轉基因油菜中含有大量的草甘膦殘留,多個動物實驗已證明草甘膦除草劑的危害,2015年國際癌癥研究中心就把草甘膦列為了對人類很可能的致癌物質,其對生態環境的破壞也被越來越多的事實和研究證明。2016年俄羅斯已經禁止除了科學研究用途外的種植、養殖和進口轉基因生物,此外世界上還有很多國家禁止種養和/或進口轉基因生物,而我國還在繼續批準進口耐除草劑的轉基因油菜等轉基因作物,實在是有點讓人想不通。

  更需要警惕的是,轉基因利益相關者想利用既成事實推動轉基因油菜種植合法化:比如文中大戶韓廣永說“‘蒙4’榨的油已經在全國各地被老百姓吃了好多年,并沒有出現健康問題”,而事實是國內沒有相關臨床實驗研究,誰能證明現在各種各樣的病越來越多與轉基因食品沒有關系?盧長明說“轉基因技術對加拿大油菜產業的發展功不可沒”“油菜的抗除草劑性狀對中國也很重要”,意思就是中國也要允許種植轉基因油菜才能在市場上占有優勢,難道說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和生態環境都是次要的嗎?

  記者|周泰來 齊小美 張媞媞

  轉載編輯|候   雷

82142488905d737c375a6851769b0ddf.jpg

  一、內蒙古轉基因油菜案來由

  一起非法種植轉基因油菜案,牽出轉基因油菜種子在內蒙古泛濫的既成事實。

  圍繞中國第一起公開披露的非法種植轉基因油菜案,60歲出頭的韓廣永正與內蒙古自治區農牧廳打一場行政訴訟官司。

  官司起因是2017年,內蒙古呼倫貝爾市糧油經銷商韓廣永和他的合伙人白龍一起包地種油菜,韓廣永稱這是兩人第一次種油菜。韓廣永在通遼市所屬的霍林郭勒市包地21塊,面積6681畝;白龍在興安盟的科右中旗包地4800畝。雖然分屬兩個盟市,兩人的地其實緊挨著。

  韓廣永稱,他們在這塊共計1.1萬余畝的地上種的油菜品種叫“蒙4”,種子是從徐光華那里買的,徐光華在呼倫貝爾所轄牙克石市烏爾其漢鎮有個農場。韓廣永從徐光華那里收購了約20多萬斤蒙4油菜籽,他把其中大部分作為商品糧賣出,留了1萬多斤種子,2017年用于種植。

  但這批油菜被查出了轉基因成分。目前,中國僅允許轉基因棉花和木瓜的商業化種植,禁止種植包括轉基因油菜在內的其他轉基因作物。呼和浩特市賽罕區法院作出的兩份行政訴訟判決書顯示,2017年6月29日,通遼市下屬霍林郭勒市農牧林業局接到實名舉報,稱有人在內蒙古東鑫農牧業有限責任公司四分公司種植轉基因油菜,7月4日,通遼市農牧局組織通遼市種子管理站、霍林郭勒市農牧局執法人員對被舉報的21塊地進行轉基因快速檢測,檢測結果均為陽性。7月19日,霍林郭勒市農牧局又對涉案地塊重新抽樣,并將樣品送至內蒙古自治區農產品質量安全綜合檢測中心委托檢測,檢測結果顯示所有樣品的轉基因成分均為陽性。

  2017年7月15日,興安盟科右中旗農牧業局亦接到實名電話舉報,稱韓廣永在該旗境內種植轉基因油菜,農牧局接到舉報后,向自治區農牧廳報告,后經核實發現當事人實為韓廣永的合伙人白龍。7月20日,當地農牧局抽取了9份樣品,自治區農產品質量安全綜合檢測中心的檢測結果顯示9份樣品的轉基因成分均為陽性。

  2017年8月31日和9月4日,自治區農牧廳分別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責令二人停止生產未經批準的轉基因油菜,沒收二人違法種植的6681.28畝和4800畝轉基因油菜,并各處以10萬元罰款。

  但韓廣永堅稱,出事前自己并不知道“蒙4”是轉基因的,“知道它是轉基因油菜,我還能拿著幾百萬往槍口上撞?”韓廣永認為,自己種植的“蒙4”在當地很普遍,他們將市場上正常流通的產品留作種子,并不知道該品種屬于轉基因。

  正常生產情況下,這11481畝油菜每畝收300斤油菜籽,可產出340萬斤油菜籽,按當時市價2元一斤計算,價值近700萬元。韓廣永稱,因為被內蒙古農牧廳查處沒收油菜,他至今仍欠著巨額外債。韓廣永、白龍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自治區農牧廳的行政處罰,但兩審他們都敗訴了。韓廣永與白龍的律師張殿君告訴財新記者,他們已經向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提交再審申請。

  韓廣永想不明白的是,“蒙4”在內蒙古東部已有十年以上的規模種植史,他估計呼倫貝爾、興安盟和通遼種植量在80萬畝,種植者還包括大型國企農墾集團,油菜籽遠銷全國各地,為啥現在就違法了;他同樣想不明白,“為啥進口的轉基因油菜籽能在市場上流通,國內老百姓種出來的轉基因油菜籽就要被沒收?”韓廣永說,“蒙4”油菜榨的油已經在全國各地被老百姓吃了好多年,并沒有出現健康問題,“至少不應該沒收我的油菜籽”。

  油菜是最容易導致基因擴散的作物。財新記者赴呼倫貝爾及周邊地區調查發現,這起非法種植轉基因油菜案背后,的確有著更復雜的背景。2018年“蒙4”種植方才被政府明令禁止,卻難以禁絕它的余種,甚至無人能說清轉基因油菜種子的源頭。

  二、泛濫種植早已是既成事實

  內蒙古自治區農產品質量安全綜合檢測中心的檢驗報告顯示,韓廣永、白龍種植的油菜葉片被檢出Cp4-epsps基因,Cp4-epsps基因來源于土壤細菌農桿菌屬Agrobacterium CP4菌株,編碼合成CP4 EPSPS蛋白,該基因能夠使農作物獲得抗除草劑草甘膦的性狀。也就是說,“蒙4”是抗草甘膦的轉基因油菜品種。

  韓廣永和白龍的再審申請稱,一審、二審的判決使用了《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二十一條的相關規定,“單位、個人從事農業轉基因生物生產、加工的,應當由國務院農業行政主管部門或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農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農業行政主管部門制定”,屬于機械理解與適用法律,因為二十一條適用轉基因生產種子及加工轉基因物種,而不適用種植,他們認為本案應適用條例二十二條的規定:“農民養殖、種植轉基因動植物的,由種子、種畜禽、水產苗種銷售單位依照本條例第二十一條的規定代辦審批手續。審批部門和代辦單位不得向農民收取審批、代辦費用。”依據二十二條,申請人種植的油菜屬于在市場收購油菜銷售后預留的自己種植的,既不是自己培育亦不是從銷售種子部門購買,無需申請人自己備案審批。

  徐光華對財新記者稱,油菜籽確實是他賣給韓廣永的,但是當作商品糧賣的,不是當作種子賣的,而他賣給韓廣永的那批油菜籽種子,是他前幾年自己留的種,霍林郭勒市公安機關確實有找他核實過情況,但并沒有追查來源。“他們自己也知道,滿地都是那玩意兒,自己繁殖點就夠用十幾年的。”

  韓廣永也表示,2017年他所承包的1.1萬畝地周圍其他農戶種的都是“蒙4”,“在呼倫貝爾和周邊的興安盟、通遼地區,‘蒙4’油菜長期有廣泛種植”。

  多位呼倫貝爾市油菜種植合作社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直到2017年,當地還是可以種植“蒙4”的,但2017年政府開始倡導不要種“蒙4”,2018年又開始明令禁止種植。“政府說‘蒙4’是轉基因的,一粒都不讓下地。”這些合作社人士表示,“蒙4”的產量和普通油菜差不多,主要好處是抗草甘膦,除草方便。

  資料顯示,種植轉基因油菜的確在當地一度名正言順。2010年,一篇被農業農村部官網轉載的題為“呼倫貝爾:組建‘百萬農牧民創業先導團’”的報道稱:

  呼倫貝爾市在全市農村牧區精心選拔了40名優秀嘎查村書記、黨員致富帶頭人、‘兩新組織’負責人、農村經紀人、農民企業家和大學生村官,組建成為帶領百萬農牧民創業致富的‘創業先導團’。先導團成員馬玉鳳推廣了轉基因油菜(‘蒙4’)2000畝。

  呼倫貝爾市新巴爾虎左旗罕達蓋杜拉爾農牧場相關負責人對財新記者稱,政府禁止前,他曾經最多一年種植過1萬畝的“蒙4”,“大家種‘蒙4’沒有十幾年也有十年了。”

  呼倫貝爾市下屬的牙克石市盛達農業專業合作社相關負責人告訴財新記者,在政府禁止前,他已經種植了6年的“蒙4”,還種植過“蒙4”的替代品種“杠7”。“蒙4”和“杠7”都是抗草甘膦的。他最多種過4000畝“蒙4”,油菜籽發到安徽比較多。

  韓廣永稱,之前市場上有三種抗草甘膦的油菜種子,“蒙4”“杠7”還有一種K301。韓廣永在一份給農業農村部的上訪信中稱,2017年呼倫貝爾地區種植“蒙4”油菜30萬畝、興安盟30萬畝、通遼20萬畝,合計80萬畝左右。他還表示,政府明令禁止以前,每年都有很多“蒙4”油菜籽通過火車發到四川、河南、湖北、江蘇、江西、浙江、甘肅、貴州等地,油菜籽在這些地方再被榨油。他一年就能發出40-50火車皮的油菜籽,其中三分之一是“蒙4”,一車皮12萬斤,也就是一年能發出去1000噸蒙4油菜籽。韓廣永表示,2008年有人從呼倫貝爾農墾集團上庫力農場買了60多萬斤的K301油菜籽,大概5個車皮,轉手賣給了韓廣永,韓廣永把其中的4個車皮賣到了浙江的一個榨油廠。

  一位呼倫貝爾市政府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韓廣永所說的數字并不可靠,但他也承認,官方也未統計過“蒙4”的種植面積。

  他透露,2017年原農業部曾到呼倫貝爾暗訪,在全市抽了50個點檢測轉基因油菜,“有的測出轉基因,有的沒有”。其中在牙克石市抽了8個點,結果8個點全都是“蒙4”,“全是轉基因”。該人士稱,2018年,呼倫貝爾市政府還把這些被原農業部暗訪出來的涉嫌種植轉基因油菜的種植戶召集起來開會。

  該人士稱,韓廣永案發和原農業部的暗訪讓內蒙古農牧廳和呼倫貝爾市開始重視轉基因油菜。自治區從2018年開始,以油菜種植區呼倫貝爾、通遼、興安盟為重點,明令禁止轉基因油菜種植,“開會,報培訓班,下達文件,層層分解任務”。

  農業農村部則在2018年給內蒙古自治區下發了1萬條試紙檢測轉基因油菜,自治區把其中的5000條下發給了呼倫貝爾。呼倫貝爾市從2018年開始大面積抽查,檢測人員在田間取油菜葉片,放到試管里搗碎,加一點純凈水,然后把試紙插到試管里就能出結果:如果不是轉基因,試紙上就只有一條紅杠;如果是轉基因,試紙上有兩條紅杠。“種了(轉基因油菜)一旦被發現,得承擔后果,鏟了以后最少還得罰10萬元,情節嚴重的判刑。”該人士稱,油菜籽的收購商也被要求檢測轉基因成分,以此斷絕轉基因油菜的銷路,“以前沒人管轉基因油菜,現在不行了,現在有要求了”。他表示2018年呼倫貝爾進行的實地檢測,還沒有發現有轉基因油菜種植。

  三、轉基因油菜種子從何而來?

  呼倫貝爾的“蒙4”種子究竟從何而來?財新記者查詢農業農村部種子管理局農業植物品種名稱檢索系統,無法查詢到“蒙4”這個油菜品種。最接近的是“蒙油4號”,審定年份為2000年,審定單位是內蒙古自治區,選育單位是海拉爾農管局油菜育種組。海拉爾是呼倫貝爾市政府所在地,2002年撤市改區。

  呼倫貝爾農墾科技發展公司拉布大林試驗站農藝師劉紅莉參與了“蒙油4號”的研發。劉紅莉對財新記者介紹,“蒙油4號”的母本是從陜西引入的CE1002,父本是黑龍江省農墾科學院1987年從瑞典引進的雙低油菜品種“格勞保”(Global),配成雜交組合后連續南繁加代選育,最后培育出“蒙油4號”。不過她表示,“蒙油4號”及其父母本都不是抗草甘膦的。

  “我們最開始也以為‘蒙4’就是‘蒙油4號’,但是通過對比發現,‘蒙4’和‘蒙油4號’的生育期不一樣,肯定是兩個品種。”一位呼倫貝爾市政府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

  韓廣永稱,蒙4最早就是從呼倫貝爾農墾集團拉布大林農牧場流出的,“最開始大家還要去拉布大林買種子,后來大家都有了”。據《農民日報》2012年7月一篇題為“呼倫貝爾小麥油菜種子周游太空”的報道,呼倫貝爾農墾集團公司拉布大林農牧場作為國家級原種場和北方高寒地區種子產業化示范農場,從20世紀60年代就開始農作物良種繁育試驗,并成為呼倫貝爾地區惟一一家良種繁育基地。

  在農墾集團之外,則是為數眾多的個體農場,這些個體農場規模小則一兩千畝,大則上萬畝。呼倫貝爾市政府人士對財新記者稱,據呼倫貝爾市2018年的農情統計,呼倫貝爾全市共種植237萬畝油菜,其中農墾集團種植80萬畝,個體農場種植了150多萬畝。

  農墾集團農機科技部部長張更乾對財新記者表示,“蒙4”最早確是拉布大林農場弄出來的,農墾集團當時也沒有發現“蒙4”是轉基因的。拉布大林農場大概是2004年左右開始種植“蒙4”,集團的其他農場也都有種過。2006年農墾集團成立煉油廠,為確保煉出來的菜籽油沒有轉基因成分,農墾集團下了死命令,要求下屬農場絕對不能種“蒙4”。后來,抗草甘膦的“蒙4”在農墾集團的農場里漸漸沒了,但這個品種可能流出到了個體農場。

  張更乾稱,農墾集團技術條件好、滅草成本低,因此種植“蒙4”和種植雜交油菜相比,并沒有成本優勢,而且“蒙4”是非雜交的品種,產量比雜交油菜低,從經濟效益來看,農墾對“蒙4”也不再感興趣。

  “去年市里開會,呼倫貝爾市農牧局一位王副局長說,你們農墾(集團)還有那個玩意(指‘蒙4’),暗訪都查到了。”張更乾說,“我就和他解釋,我們已經很久不種‘蒙4’了,但你去不了根兒。”

  原中國農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基因工程與轉基因安全研究室主任、農業部轉基因植物環境安全監督檢驗測試中心(武漢)常務副主任盧長明對財新記者表示,油菜是最容易導致基因擴散的作物。原因之一是油菜的花粉可以隨著蜜蜂或者風傳播,花粉飛到哪里,哪里的十字花科植物就有可能帶上轉基因成分;二是油菜容易落粒,在收獲之前油菜籽就掉到地上了,這些掉落的種子形成地下種子庫,在隨后約10年時間里,每年會生長出來一點。“種過轉基因油菜的地,再種其他油菜,保準里面會有轉基因成分檢測出來。”

  “蒙4”到底是什么品種?盧長明認為,很可能來自孟山都的油菜品種GT73。中國目前共批準9個轉基因油菜品種可進口用作加工原料,其中兩個品種是2019年1月新批的巴斯夫種業公司的耐除草劑油菜RF3和孟山都遠東公司的耐除草劑油菜MON88302。剩下的7個品種,即孟山都公司的抗草甘膦品種GT73和拜耳公司的6個抗除草劑品種(Ms8Rf3、Ms1R f1、 Ms1Rf2、OXY235、TOPAS19/2和T45)都是在2004年獲批的。這7個品種里,只有孟山都公司的GT73是抗草甘膦的。

  “好多年前就聽說有人在內蒙古種植孟山都的抗草甘膦油菜GT73,但當時并不知真假。”盧長明說,光測出“蒙4”里有Cp4-epsps基因還不能確認“蒙4”就是來自GT73,還需要相關部門的進一步檢測。

  據農業農村部公開的GT73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申報書,GT73為孟山都公司所研發的抗草甘膦油菜,轉的就是Cp4-epsps基因。加拿大是中國油菜籽的主要進口國,而抗草甘膦除草劑的GT73在加拿大的油菜生產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GT73油菜首先于1996年在加拿大商業化種植,第一年的種植面積僅為5萬英畝。2000年生長季節,GT73油菜在加拿大和美國的種植面積即達到540萬英畝(約合220萬公頃)。

  但GT73油菜在中國的用途,或許并未嚴格限制在法律規定的加工原料環節。2017年韓國政府的一項調查表明,該國進口自中國的油菜種子檢測出含有GT73轉基因成分。據2017年5月18日韓國媒體Korea Bizwire的一篇報道,2017年韓國江原道太白市一年一度的油菜花節,由于檢出轉基因油菜被迫取消。據韓國農林畜產食品部官網,該事件后,韓國農林畜產食品部于2017年6月發布針對進口油菜種子的調查。調查發現從2016年1月開始進口的中國產油菜種子總重量為79.6噸,其中有19噸被確定為轉基因油菜種子。此次發現的轉基因油菜是美國孟山都公司開發的具有除草劑耐性的“GT73”。韓國也未允許轉基因油菜種子用于種植。

  文章來源:《財新周刊》2019年3月30日發布,本平臺有刪減并改動小標題。

  原標題:【調查】一起非法種植轉基因油菜案的來龍去脈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梦幻西游新区垃圾五开怎么赚钱 没本钱如何赚钱买房 吉林11选5 英雄杀透视辅助 我想靠徒步赚钱 掌上棋牌app下载 福建36选7 51678金蟾捕鱼 官网 废旧物资回收怎么赚钱6 最美的俩字是赚钱 踏火行歌赚钱了吗 太阁4 赚钱 大赢家即时比分实场比分 16年dnf赚钱 虎牙频道怎么赚钱吗 足球指数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