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轉基因

實地調研草甘膦泄露事件,揭露事故背后隱藏的危害

2019-06-15 11:54:54  來源: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作者:侯賞
點擊:    評論: (查看)

  · 食物主權按·

  近些年化工廠事故頻發,聽說河南許昌今年發生了一起草甘膦泄漏事故后,本文作者到事發地進行實地調研,考察生產草甘膦除草劑的化工廠泄露事故對當地環境和附近農民造成的極大危害。但危害不僅來自偶發的事故,影響更廣更持久的危害來自化學農業生產環節本身。我國是世界上農藥、化肥用量最大的國家,還是最大的草甘膦生產國,在當前越來越多國家認識到草甘膦的巨大危害并對其實施禁令的事實面前,我們也應當立即采取行動禁絕草甘膦,轉向可持續的農業生產方式。

  一、許昌四千畝小麥因草甘膦泄漏死亡,

  化工廠附近村民癌癥高發

  據新京報等媒體于今年3月下旬報道:河南省許昌市建安區秋湖村及附近幾個村子,兩三千畝麥苗相繼死亡,農業專家組通過省農科院出具采樣檢測報告分析研判,初步認定麥苗發黃枯死的原因系草甘膦藥害引起。據建安區宣傳部工作人員介紹,因秋湖村、前汪村位于化工園區附近,周邊生產草甘膦的化工廠并非一家,草甘膦的來源渠道及責任主體還需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認定。

  據相關資料顯示,草甘膦是一種廣譜滅生性內吸傳導型除草劑,除了配合抗草甘膦轉基因作物使用外,還廣泛應用于果園、茶園、桑園、橡膠園以及免耕地等地化學除草,還有在糧食收獲后用作干燥劑的。這種除草劑幾乎可以殺死除了少數能抵抗它的一切植物、有益微生物,還因為其屬于礦物質螯合劑而使礦物質緊緊被鎖死,使礦物質無法被植物吸收,造成植物先天性的缺乏鐵錳鋅等營養物質。此外,越來越多的研究和事實顯示草甘膦有致癌性等重大危害。

  我在看到新聞后感到非常震驚,不知化工廠附近的村民身體狀況如何,也不見媒體后續報道,正好清明節前有機會到許昌一趟,就去了事發地一探究竟。

  4月4日下午約4點,我到了將官池鎮秋湖村后直接去了村東頭,一眼就看到大片的耕地光禿禿的,在被耙過不久的土地上還能看到沒被鏟干凈而殘留的枯黃的麥苗。我順著柏油路往南邊走去,看著路西的地也是這樣,只是間或種了一些果樹。看到有兩個人從東邊地里走出來,于是便走到跟前搭話,得知他們是在給別人地里撒石灰做標記準備種樹的。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據他們介紹,麥苗死亡是附近化工廠草甘膦泄漏導致的,秋湖和附近幾個村莊受災面積約有4000畝,每畝賠償青苗費1180元,如果愿意栽樹賠償1200元。現在有不少村民準備種樹,還有準備種些早玉米、早花生之類的。另外附近有幾個化工廠都是生產農藥的,大概在2011年或12年就出過類似事件,只是受災面積沒這么大也沒人管。

  我問他們化工廠對村民健康影響大嗎,他們說有時空中會飄有難聞的農藥味,附近幾個村子有很多得癌癥的。我再問他們有沒有人向上反映,有個人說反映有啥用,那些廠是交稅大戶,每年交幾億的稅呢。

  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擁有那塊地的村民來了,隨后有個人開著鉆樹坑機來鉆樹坑準備種樹了。據該村民透露,他們很多人都想自己的地被租出去,這樣每年每畝地可獲得約1200元的承包費。

  隨后我又向他們說的紅東方化工廠方向走去,沿路的耕地都是鏟掉麥子后耙過的,只是看著大樹還比較茂盛。遠遠地就看到一個大煙囪和幾間廠房,但沒想到從秋湖村過去看到的只有圍墻,隱約看到一間廠房里有煙霧飄出,還有“推進高效運行”的標語。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我在地圖上查了紅東方化工廠的位置后導航過去,原來其大門是在通往張潘鎮的大路旁邊。在秋湖村外的路上看到幾個人在光禿禿的地里上墳(事后想到逝者可能是秋湖村民說因癌癥去世的),還看到了那家化工廠旁邊是一個名為精康制藥的公司,還有一個聽說是電池廠。另外在紅東方化工廠大門正對的路上還有幾家化工廠、假發廠和制藥廠,比如河南豫辰、豪豐化學、凱特化工、恒生制藥等,這些都是高污染的企業。它們都在許昌精細化工園區,可能是得到政府扶持的企業。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由于紅東方工廠門禁管控比較嚴格,我未能進入工廠。就在我駐足大門口的短短十幾分鐘時間,就看到三輛大貨車進出,由此看來化工廠還在正常運行。

  據紅東方化工網站顯示,其三大產品系之一——除草劑都是草甘膦類型的。據天眼查顯示,紅東方生態農業有限公司是河南紅東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參股方之一,兩家公司有深厚關系。真是再次讓我感到震驚,生產除草劑、殺蟲劑的公司竟然也搞生態農業!

  

  圖片來源:紅東方化工網站

  

  

  圖片來源:天眼查網站

  隨后我來到了張潘鎮前汪村,也是受此次草甘膦泄漏事件影響嚴重的村莊之一,在村外一個工廠旁邊的葡萄園里,一位村民告訴我說:

  前汪村約有1000多畝麥地受到影響,他種植的葡萄也受影響發芽比較少,蒜也長的不好,但是水果等經濟作物都沒賠償,果樹沒死就不賠,即使減產也可能會被認為是管理不當。附近的幾個工廠,剛開始建廠時每畝地賠2萬多,后來村民鬧的比較多漲到了5萬多1畝。他們村得癌癥也比較多,不管男的女的都有得乳腺癌的。基本每隔一周都有人來取樣檢查水質,有時也能聞到難聞的味,不過他們村旁邊是假發廠晚上一般都停工了,稍遠點的化工廠晚上會加班生產。

  但是比較可悲的是,他說也不要很說他們村的不好,這樣他們村里的東西就不好賣出去了。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聊了一會覺得他了解的信息比較少,或者是他不想多說,于是就離開了,再次來到了秋湖村,遇到幾位老人,他們很迫切地告訴我:

  由于村旁的化工廠草甘膦泄漏,年前就有麥子根部發黃死掉,天暖和后死的越來越多,前段時間問題爆發,導致附近幾個村子死了幾千畝麥苗。以前也有這種情況,但沒這樣嚴重過,死的少也沒人管,這幾年麥子產量都不高,好點時每畝也就打個五六百斤,差的時候就三四百斤,其他地方正常情況都能打個八九百斤。

  每年秋天樹葉早早就黃了,都是化工廠污染造成的。那些工廠經常半夜偷排廢氣,一到冬天往村里刮東北風,晚上門窗關不嚴就能聞到那刺鼻的氣味。它們還往河里排污水,甚至還打有兩口300米的深井往地下排廢水。雖然村里通了自來水但經常沒水,有的就直接喝自己家打的井水。

  村里有很多得癌癥的,今年正月就有五個得癌癥死去的,從四五十歲到七八十的都有,近些年每年村里都因癌癥死幾個,肝癌、肺癌、心梗、腦梗等都有得的。跟縣里市里都反映過,去的人少了人家不搭理你,去的人多了人家給你安個聚眾鬧事的罪名把你抓起來。敢上訪可能就會把你給抓起來,感覺現在政府都不跟老百姓一心了。前段時間有的人不愿意鏟除自家麥子,想留個證據,但上邊不讓,都給鏟除了,說誰敢阻攔就抓誰。前段時間區里有個領導還說要強制全都改種樹,后來反對的人太多才沒繼續實行下去。十幾年前瑞貝卡(作者注:一個靠做假發起家的集團公司)在這里修高速公路征地,有些人不同意,他們找了百十個打手,到村里見人都打。后來村里出來人多了開始防衛反擊,混亂中打死了兩個人,抓了村里幾個人關了幾年呢。

  那些工廠是交稅大戶,有的跟省里領導都有關系,地方都不敢動他們。有環保設備也是擺設,上邊要來檢查時就提前通知,打開用幾天,平時都不開的,開了他們生產成本就高了。最近出了事,他們把設備打開,(空氣)才稍微好些。有能力的村民都搬出去了,沒條件的只能這樣了,也不會把我們村遷走。大人抵抗性還強些,小孩在這樣的環境下怎么能行呢?

  看著村里墻上噴的不少扶貧標語,我的心里五味陳雜。據村民告知,這些事情他們也告訴了前段時間來采訪的記者。遺憾的是,死麥事件發生后,我們很少看到媒體對這一事件的深度報道與持續關注,有的媒體甚至還借此給草甘膦除草劑打軟廣告。

  二、近年化工廠事故頻發,

  安全檢查疑似形式化

  許昌的草甘膦泄漏事件不是偶然發生的,近些年很多地方為了發展經濟提高稅收,大力引進建設化工廠/區,而不夠重視安全和長遠影響,導致生產草甘膦等農藥的化工廠事故頻發,各種爆炸、失火與泄漏,如下是不完全統計:

  2013年1月下旬,號稱草甘膦產能位居世界第二的四川省樂山市福華通達農藥科技有限公司接連發生廢舊設備爆炸、廢水泄露事件,大量污水和白色垃圾直接排入涌斯江中,更讓當地居民們不能接受的是:自從兩年前化工廠二期年產7萬噸草甘膦生產線投產以來,化工廠常常在凌晨三四點排放很臭、刺鼻的廢氣,讓人流淚、頭昏,同時居民們開始陸續出現咳嗽、嗓子沙啞等癥狀;

  2013年11月7日,四川樂山福華化工草甘膦生產車間再次發生爆炸,大火燃燒了近3個小時,粉塵濃煙滾滾;

  2015年3月,安徽舒城縣杭埠鎮新建的益農化工有限公司違規生產草甘膦導致泄漏,造成附近幾百畝農作物和樹木死亡,還有許多村民吃了被污染的蔬菜后拉肚子,且呼吸道干燥疼癢;

  2015年6月,山東濟南市歷城區綠霸公司農藥泄漏,導致大片農作物死亡,該公司一張姓負責人稱泄露的是氨氣,而氨氣可用來生產草甘膦銨鹽,草甘膦除草劑正是其公司產品之一;

  

  圖片來源:綠霸公司網站

  2018年11月22日上午5時56分,四川廣安市利爾化學有限公司丙炔氟草胺(一種除草劑)生產線發生爆炸,造成4人受傷,而在幾天前,利爾化學(也生產草甘膦)在接受了綿陽市環保局專項檢查后,才剛剛補充披露了上市公司因違反危廢管理制度而被四川省綿陽市環保局于2016年行政處罰的公告;

  2018年11月22日中午,國內另一草甘膦生產巨頭——新安化工集團下屬的江蘇鎮江江南化工有限公司草甘膦廠區發生三氯化磷(生產草甘膦的原料)泄漏,從廠區冒出的白煙躥到空中有20多米高,廠區內及附近猶如下了一場大霧,因泄漏的三氯化磷對人體有傷害,通往化工區的松林路等路被封閉。

  2019年3月21日,江蘇鹽城市響水縣天嘉宜化工廠爆炸,造成78人死亡,566人受傷,該企業曾多次因違反大氣污染防治管理制度、違反固體廢物管理制度和違反環境影響評價制度等受到行政處罰。4月4日,鹽城市終于做出了關閉響水化工園區的決定,而其正是十幾年前為招商引資發展經濟而批建的。

  

  江蘇響水縣“3.21”爆炸事故現場
  圖片來源:搜狐網

  在響水“3.21”事故發生后,一些地方說要汲取教訓展開檢查,但可笑的是,一些地方的檢查流于形式,根本沒發現隱藏的問題,比如馬鞍山市4月1日上午剛發布了檢查公告:

  

  圖片來源:微博

  下午該市就又有工廠失火了:

  

  圖片來源:微博

  對此有網友留言:

  

  圖片來源:微博

  難道非要出了像響水“3·21”這樣的特別重大事故,政府才能重視危險化工廠/品的危害,而對農藥泄漏和殘留等危害熟視無睹得過且過嗎?

  三、國外正在遠離草甘膦,

  國內產量還世界第一

  這里還以草甘膦為例說明很多看似安全的農藥危害有多大,首先要從草甘膦的歷史說起。

  據維基百科“草甘膦”(Glyphosate)詞條(英文版)和可持續脈搏(sustainablepulse)等網站顯示:

  1950年,草甘膦由瑞士化學家亨利·馬丁(Henry Martin)合成,但其成果從未發表;

  1964年,美國斯托弗化學(Stauffer Chemical)公司獲得草甘膦專利權,把它作為一種結合和去除礦物質如鈣、鎂、錳、銅、鋅的化學螯合劑和除垢劑;

  1970年,美國孟山都(Monsanto)公司的科學家約翰•弗朗茨(John Franz)發現草甘膦具有被用作除草劑的功效,并由此獲得了專利;

  1974年,孟山都使用商標名農達(Roundup)將草甘膦投入市場;

  1982年,孟山都致力研發抗農達(Roundup Ready)的轉基因作物;

  1985年,美國環保署(EPA)將草甘膦列為C類致癌物,即有潛在證據表明可能致癌,隨后孟山都嘗試說服美國環保署取消把草甘膦列為潛在的人體致癌物,同年孟山都成功地研發出能耐少量農達的轉基因矮牽牛作物;

  1989年,孟山都與阿格拉斯多(Agracetus)、阿斯格羅(Asgrow)公司達成了交易,阿格拉斯多為研發抗農達的轉基因作物提供了一種名叫基因槍(gene gun)的新方法,孟山都為他們免費提供了抗農達的基因;

  1991年,美國環保署將草甘膦的分類從C類“可能有致癌風險”調整為E類,即“無人體致癌性的證據”;

  1996年,抗農達轉基因大豆上市;

  2007年,草甘膦成為美國銷量最高的除草劑;

  2009年,在全球市場銷售的225個除草劑品種中,草甘膦約占全球除草劑市場的1/3;

  2010年,孟山都取得了草甘膦作為抗生素/抗菌劑的專利,引發了公眾對草甘膦潛在隱患的極大擔憂,其危害包括殺死有益的腸道細菌所導致的免疫系統受損等。

  2012年,法國科學家塞拉里尼(Gilles-Eric Seralini)教授發布了長達2年的研究報告,飼喂含有NK603抗農達轉基因玉米或者含農達飲用水的老鼠都長了腫瘤,而這些轉基因玉米和飲用水里草甘膦的相應含量都在許可范圍之內。

  

  塞拉利尼兩年大鼠喂養實驗對比圖,左側為不含農達的轉基因玉米喂養,中間為含農達的轉基因玉米喂養,右側為把低劑量農達摻到非轉基因飲食中,三個樣本的大鼠都長了腫瘤|圖片來源:gmoseralini

  自從1996年轉基因作物商業化之后,截至2014年,草甘膦的使用量在美國增長了9倍,在全世界范圍內增長了15倍,草甘膦除草劑成為了迄今為止在美國最廣泛應用的除草劑。除了作為除草劑和螯合劑,草甘膦也可用作干燥劑使農作物脫水——這意味著非轉基因作物若收獲時用草甘膦干燥也會有草甘膦殘留,不少啤酒、葡萄酒等都有檢測出草甘膦成份[1][2]。

  2015年3月,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宣布將草甘膦歸類為2A級致癌物質,即對實驗動物致癌性證據充分,對人類也很可能致癌。

  2016年,《自然》(Nature)旗下的《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發表了新的研究發現,極微量的草甘膦除草劑能夠在實驗鼠身上導致非酒精性脂肪肝[3]。

  2017年10月4日,法國《世界報》曝光,美國官方和科研機構早在1985年就知道草甘膦除草劑的致癌性,但后來逐漸倒戈致力于為其“洗白”。做出“貢獻”的科學家和公務員后來都在孟山都相關產業中擔任高管、繼續牟利。

  自2015年草甘膦被列為2A級致癌物質后,美國就有200人在一宗聯邦案件控告孟山都,原告們指草甘磷導致他們身患癌癥,隨后起訴孟山都的癌癥患者和家屬不斷增加。

  2018年8月10日,舊金山法院陪審團判定,孟山都的農達除草劑導致了第一位將這家農化公司告上法庭的韋恩·約翰遜(Dewayne Johnson)患上癌癥,并向后者支付2.89億美元的賠償金,后來法官把賠償金額減至7800萬美元。

  今年3月份,起訴孟山都草甘膦致癌第二案開庭,舊金山聯邦法庭判孟山都賠償原告老農哈德曼近8000萬美元的罰金。

  5月13日第三案判決,美國加州法官裁定草甘膦除草劑致癌,孟山都需支付受害者皮立爾德(Pilliod)夫婦20億美元的賠償金。第三案與前兩個案子不同地方在于,法官允許原告律師“提交大量有關孟山都欺詐惡行的證據,包括如何通過操控科學、媒體和監管機構來達到自己目的的證據”[4]。

  除了對身體有巨大危害外,草甘膦還會影響土壤肥力和作物生長,破壞生物多樣性[5]。甚至被推崇者引以為傲的除草性能,也因長期過量噴灑草甘膦除草劑而造成了越來越多對其產生抗性的超級雜草[6]。

  由于草甘膦的危害被原來越多的研究和事實證明,許多國家或地區已經開始禁止生產或進口草甘膦[7]:阿根廷有400多個城鎮已通過限制草甘膦使用的措施;比利時禁止個人使用草甘膦,布魯塞爾市禁止在其領土內使用草甘膦;加拿大10個省中有8個省對使用非必需農藥(包括草甘膦)進行某種形式的限制——除了治療侵入性雜草外,溫哥華還禁止公共和私人使用草甘膦;2018年7月,丹麥政府實施了禁止在所有芽后作物上使用草甘膦的新規定,以避免食品殘留;2018年10月,印度旁遮普省政府禁止在該州出售草甘膦;捷克共和國農業部長米羅斯拉夫托曼表示,該國將從2019年開始限制草甘膦的使用;2019年3月,緊隨著舊金山最新致癌訴訟裁決之后,越南宣布已經禁止了進口所有草甘膦除草劑;4月,馬拉維農業部表示將暫停草甘膦除草劑的進口許可……

  讓人心痛的是,自2001年孟山都對草甘膦的專利到期后,中國很快邁入草甘膦生產第一大國,2013 年的草甘膦產量 50 萬噸左右,超過世界總需求的70%,其中約90%出口到其他國家[8]。2015年,我國草甘膦行業產能約為70萬噸,實際產量約為46.3萬噸,產能、產量均為全球第一。2016年國內草甘膦產量為50.51萬噸,2017年國內生產草甘膦50.48萬噸,2017年中國草甘膦產能約占全球市場的六成以上。

  草甘膦生產過程中的廢水排放相對復雜,其含磷廢水包括生產工藝廢水和母液。草甘膦母液由于成分復雜、難降解有機物含量高,處理難度很大。同時,生產過程還產生大量廢酸、低濃度廢液及工藝副產物,母液處理過程也將產生部分二次副產物。母液若未妥當處理,直接向環境排放將造成嚴重污染[9]。

  四川律師王勁夫認為,正是基于草干膦污染環境,發達國家才不愿進行大量投產,這類產業才借機轉移到發展中國家迅猛發展,結果損害了這些國家的自然環境,犧牲了人們的健康,獲得的卻是“骯臟的利益”[10]。

  更令人憂心的是在化學農業愈演愈烈和全球農業一體化的背景下,糧食安全能否守得住。過去二十多年,我們國家每年進口越來越多的大豆、玉米等糧食作物,其中絕大部分是殘留草甘膦的轉基因作物。2017年中國糧食累計進口13062萬噸,較2016年增加13.9%,其中大豆累計進口9553萬噸[11]。去年雖然受中美貿易戰等因素影響,但2018年國內大豆進口總量還是達到了8803萬噸。這些作物的草甘膦殘留量有檢測公布嗎?

  古有越國用煮熟的種子滅吳,管仲衡山之謀、買鹿制楚、買狐降代等——都是讓對方國家農業蕭條糧食緊缺而打贏了戰爭;今有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如果你控制了糧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之論。這充分說明了農業自足和糧食安全的的重要性,搞不好的話可能就會引起社會動亂。作為一個有13億人口的大國,我們的糧食安全怎能依賴進口,怎能依賴化學農業呢?

  注釋:

  [1]95%的葡萄酒和啤酒中發現除草劑,或許癌癥有關聯

  https://new.qq.com/omn/20190301/20190301A0GJ2100

  [2]茶葉又曝草甘膦超標茶葉安全問題引關注

  http://jnsb.e23.cn/shtml/jnsb/20180817/1747933.shtml

  [3]英國最新研究發現:草甘膦除草劑在極低濃度下嚴重傷肝!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912

  [4]草甘膦致癌第三案:孟山都被判支付20億美元天價賠償金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908

  [5]【德國紀錄片】草甘膦,毒害的不只是農田!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099

  [6]“農達”官司升級跨國版 孟山都在中國首次成為公眾焦點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660

  [7]歐美南亞多國禁絕草甘膦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893

  [8]草甘膦常見問題回答

  http://www.monsanto.com.cn/newsviews/pages/caoganlin0504-5125.aspx

  [9]《固定污染源氮磷污染防治》要求將再次提升草甘膦行業門檻

  http://cn.agropages.com/News/NewsDetail---16444.htm

  [10]樂山福華通達農藥公司接連爆炸泄漏 居民稱生病難愈

  http://roll.sohu.com/20130208/n365897639.shtml

  [11]2017年中國糧食進口13062萬噸,稻米大豆進口世界第一

  http://www.agrogene.cn/info-4673.shtml

相關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